一年又一個多月

去年那夜似乎做了個夢,不記得夢到什麼,異常地在凌晨3點多醒來,沒多久後就接到醫院的電話。還抱有一線希望,匆匆換了衣服,一家人在黑夜裡默默無言的抵達病房。凌晨的醫院是座安靜的城堡,我們在病房外面等值班的護士應門,心裡還在盤算著還有幾個小時就要上班。
可是我連您最後一面也沒有見到,我沒有握住您的手,讓您知道我多麼不舍得您。不舍得您離開,不舍得您那麼辛苦。最後那段日子,常常一個人呆坐在病床旁,因為您已經不認不得我了。我眼前的,只是您的軀體,不是那個讓我坐在您書桌前,跟著你寫家書學寫字的外公。不是那個帶我去看粵劇,回家的時候教我唱南音的外公。不是那個一邊清理單簧管,一邊教我怎樣吹奏它的外公。
葬禮後幫媽媽整理舊照片,有張外公拿著薩克斯風的舊照片,突然想起小時候那張照片是擺在他房間墻上的。小學時我拉著外公叫他教我吹奏,他總說我太小,再過兩年一定教我。再過兩年我就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情,也就漸漸地越來越不常去見他們。

送給我最愛的外公,席慕容的詩。

送別

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
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告訴你
內疚和悔恨
總要深深地種植在離別後的心中

盡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
最後終必成空
我並不是立意要錯過

可是我 一直都在這樣做
錯過那花滿枝的昨日
又要錯過今朝

今朝 仍要重複那相同的別離
餘生將成陌路
一去千里 在暮靄裡
向你深深地俯首

請為我珍重
儘管他們說 世間種種
最後終必 終必成空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