炭燒咖啡

看試卷看到頭昏眼花的下午,泡了一杯炭燒咖啡坐在辦公桌前,不做事反而茫然。
其實我喜歡咖啡的氣味更勝於喝下它時的感覺,聞到那個氣味,身體好像就懂得這時該放輕鬆的時候。可是這天的我,無法輕鬆下來。炭燒咖啡也有我們的回憶,也許是五月的關系吧?總是會想起你,想起那些塵封已久的不堪回憶。
記憶隨著咖啡的氣味湧上心頭,記得Diane Ackerman的A Natural History of the Senses裡說過,人類最弱的感官是嗅覺,但是最能激發回憶的也是嗅覺。那一杯咖啡,沖泡出的不只是咖啡的香味,也有回憶那香味,激蕩起我們那些甜蜜與苦澀的回憶。
那你呢?
今天過得如何?
昨天又是怎樣渡過的?
我知道,你找過我。手機有無數的未聽留言和看了就刪掉的簡訊。我討厭語音信箱,討厭留言,更討厭聽留言。總覺得留言像是把話投入大海一樣,聽留言則是一種既期待又怕被傷害的痛苦等待。
那天坐計程車,司機聽著廣播,竟然是在播那首該死的別讓我哭。
收音機是陳昇的聲音,我卻記得你唱過給我聽。

Advertisements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