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份

        看到五月天新專輯的歌單時,就再次認定主唱大人真的很愛看書。笑忘歌應該就是受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影響,夜訪吸血鬼大概是受Anne Rice的吸血鬼為主角的系列或改編成電影的Interview With A Vampire影響。

        2006年從誠品搬了一堆書回新加坡,當時有白石一文的兩本書-《一瞬之光》和《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份》。後者是因為是當天買的書裡面最薄的一本,所以放在帶上飛機的背包裡面,本來想說看看就看看電影,結果一直到回到家收拾好行李都沒有放下。也許是開頭說到主角在過29歲的生日,自己那年也正是二字頭得最後一年,所以就好奇起來了。

        這張《後青春期的詩》,其實很多其他的歌跟這本書裡面探討的問題很類似。也許是因為都是對生命的所有疑問,其實每個人都一樣。現代人的青春期好像變長了,但是我們怎樣也無法阻止時間,我們還是會到青春期結束的時候。但是我們所有的跟青春有關的夢想和記憶,并不會瞬間消失,我也不想讓它消失。米蘭昆德拉的笑忘書裡面說到我們總是不懂得怎麼去記憶,所以才會一直讓歷史重演,我們總是把集中力放在自己認為重要的事物上,但是在我們全神貫注的注視著自以為重要的事物時,那些會改變我們一生的被我們認為不重要的事情就默默的發生了。我的青春期也就這樣,是一個過程,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在這個過程中學習到東西,但是我很肯定我一定錯過了很多。

        在青春期之後,在我還未向這個世界認輸之前,我的後青春期,我應該怎樣活著?我是應該為自己而活,還是應該努力地學習圣賢們給我們的榜樣?如果我不想成為任何人的英雄,只是想簡簡單單快快樂樂的生活,我是不是太沒志氣?為了生存,我到底做到甚麼地步才算是背叛自己,怎樣才算是對不起別人?我之前在pixnet也說過,五月天的音樂好像糖衣下的苦藥。這次的分量好像加重了,苦得我,眼淚已經無法制止。

        是不是我如何活著,就可以如何死去?還是我無論怎樣努力的生活,還是會抱著遺憾死去?逝者已矣,無法改變的過去,是甜美的還是苦澀的,其實都已經是過去式。

        正在進行的所謂的後青春期,我絕對不對世界認輸。我會有難過的時候,我會有抱怨、會沮喪會、會想放棄,但是我堅信,最壞的都會過去,所有的一切也有結束的一天。

       記住美好的,珍惜所擁有的,勇敢的面對世界,我不相信我付出過也不能讓這個世界有點改變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